年少轻狂的装逼范儿,终会老死在柴米油盐酱醋茶里 近来蛮多不开心的事,总觉喘气都不痛快。很少喜怒于言表,情绪不佳的时候,更喜欢呆在自己的小世界里,用忧伤的文笔记录下无处安放的青春

感谢分享此干货

分享达人

免费出现在这里 广告

活动时间:2021-7-31至2121-7-31
所在地点:湖南/长沙/长沙市
活动地点:湖南东阳智慧娱乐视屏集团
活动详情
年少轻狂的装逼范儿,终会老死在柴米油盐酱醋茶里

近来蛮多不开心的事,总觉喘气都不痛快。很少喜怒于言表,情绪不佳的时候,更喜欢呆在自己的小世界里,用忧伤的文笔记录下无处安放的青春。




小时候觉得,成长是多么神奇的事情,未来有无限祈愿和数不清的惊喜。长大后却发现,开心太奢侈了,当完成了童年的理想,童年又成了理想。想到以后长路漫漫,处处是瀚海阑干百丈冰,愁云惨淡万里凝,想酣畅淋漓地痛哭一场。人有的时候吧,还真就是很贱,忙的时候总抱怨太苦太累,闲下来了又开始胡思乱想,或许,庸人自扰的得来也不是没有由头的。




百年前,先人躺着吸食鸦片;百年后,年少轻狂的我们以惊人相似的姿态,躺着玩手机。在自以为是的青春年华里,愤世嫉俗,怨天尤人。总以为自己很屌,殊不知是圈子小,平台低,对手挫。到头来,那些年少轻狂的装逼范儿,终会连同青春老死在柴米油盐酱醋茶里。活得光鲜的背后,总要损失些许的快乐。小的时候,难过了会哭;长大了,难过了会笑。人这一辈子,又有多少辛苦值得去炫耀!大丈夫也好,小女子也罢,自己其实是渺乎其小的。整个人类,只是一个小圆球上一些碳水化合物而已,无足轻重。所以,没有什么大不了。





曾经确立过不计其数的理想,写了若干篇题为“我的理想”的作文。理想确立了很多次,又更改了很多次,现在都无一例外地成为了梦想。如果再给我一次重写的机会,我想,跟《拾荒梦》中的三毛做同党倒是个不错的选择:做一个夏天卖冰棍,冬天卖烤红薯的街头小贩,因为这种职业不但可以呼吸新鲜空气,又可以大街小巷地游走玩耍。怎不惬意?





前阵子闲来无事,读了韩寒同学的《青春》,他老人家吐槽可能中国人都不配有乡愁,为活得更好离开故乡,仿佛只有离开故乡才能活得更好。想来,我也中枪了吧。越长大越恋家了。大概一个地方的好处,也和一个人,一件东西的相同,平时不大觉得,到离开或丢失时,便一桩桩一件件分明起来了。中学时读朱自清的《背影》,更多的是和尚念经似的有口无心的纯背诵,离开家的这几年,每到列车开动的时候,便与朱老先生感同身受。我讨厌离别,更讨厌送别,因为我不忍看小老头和小老太太的背影,更不忍他们看我的背影。





时间是个很奇妙的东西,它可以使很多可能变成不可能,它也可以变无数的不可能为可能。人最需要面对的,不是过去,而是自己。在兜兜转转的岁月里,我们始终在努力练习微笑,终于变成了不敢哭的人。从前很美,现在也是,最美的年纪应该留下最美的回忆。和世界交手的这许多年,是否光彩依旧,兴致盎然?实力追不上理想,脚步追不上灵魂。别让昨夜的悲伤浪费今朝的眼泪,若有旧事不重提的气概,或许,人生会过得潇洒太多。


谁也没有规定,一朵花必须又长成向日葵,又长成玫瑰,还得在同一个花季开得娇艳欲滴。正如杨绛先生所言,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,到最后才发现,人生最曼妙的风景,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……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,到最后才知道,世界是自己的,与他人毫无关系!



本文配图选自 Lylean Lee 作品

车有车行道,人有人行道,各行其道;男有男厕所,女有女厕所,各得其所。时间,不一定能够证明许多东西,但一定会看透许多东西。年少轻狂的装逼范儿,终会老死在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琐碎里,只愿在看透人生以后依然能够热爱生活,保持本色,忠于自己的天性和真。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朋友圈>>
报名人数
活动评论

我来评论